0551-63358880
153-9516-5008

【谱文选萃】- 傅若岩传

发布日期:2022-06-07 浏览次数:356

【谱文选萃】

傅若岩传

清代·施括乾

校注·曹克考



傅君若岩,讳绍说,予之友也。既亡之十年,其子来请传,载诸家乘。呜呼!如吾若岩者,其善固有可称而与予交最久,知之惟予深,予固宜撰以传之也。


余与若岩之交也,始于同塾、继又同校,又同东渡,其后归国,又同从事于皖垣,自始至终三十余年。其间虽时离时合,而合时为多。


其始在塾也,若岩最勤学,意气自豪。每至夜分,中天月明,与余携手步塾外,曰:“我知子者。”及其在校,若岩与人和,不苟于交;持议正,不苟于同。暇则与余游龙溪,坐深林终日,曰:“子知我者。”


其在东岛,若岩冥心博物,每至博物舘,详记白金、丹砂、石英、钟乳、珊瑚玉树之属,喜谓予曰:“金玉其相,惟子与我同者。”此予与若岩读书时也。


其后,予与若岩傭书省垣,无事之日登大观亭、上七层塔,若岩奋然有壮志焉。然各以衣食之故,奔走分异而常于省垣相会,会必数日不去。往往步江臯,沽酒村店,临流对饮。酒酣若岩起而言曰:“惟我知子,惟子知我也。”意若悒悒者。


予与若岩来于世,皆寡于合,以故皆不得志。而若岩忽忽以死,遂止于此,殊自可哀己!若岩享年五十有七。子二人:其昌、其章;孙二人:祥培、祥来。其世系之详,己载于家乘,兹不备载。


若岩天性朴厚,衣履常敝不顾念。力振人之尼于贫,尤怜之。而志操端直,执事敬自取廉。人有不合于义者,色为之厉;既悛焉,而亦不介于怀,洵有儒侠之风焉。呜呼!世道之可嘅也!


吾若岩未死时,余二人者己不为世所容;今若岩既死矣,余一人者愈益孤寥。余方著书,欲启群萌,复是懿德。际兹乱世,茫茫不可知,执笔为吾若岩传,不觉怆然于怀。谁为辅仁之友,如吾若岩也?吾若岩洵有儒侠之风焉!


弟 施括乾 谨撰



【注】

同塾:同在一家私塾读书。老谱此处的“塾”误书为“孰”,校注者更正。

东岛:此指日本,俗称东洋岛,或东洋岛国。

省垣:指省行政机关所在地。此指当时安徽省会安庆,与其上“皖垣”同指。清乾隆二十五年(1760年)至民国二十六年(1937年),安庆是安徽省布政使司和安徽省会(皖省省治)所在之地。

大观亭:又称大观楼或大观台,即元末郡守余阙葬处,位于安庆市大观亭街56号,建于明世宗嘉靖四年(公元1525年),系两层砖木结构,画栋飞檐,负山面江,环境清雅,素称“皖省第一名胜之区”,被列为“宜城八景”之一。清咸丰年间,兵燹亭毁。同治年虽有重建,但由于世事乖谬,兵荒马乱,各处景点渐渐破败。而今,随着城西片区老城改造,安庆市政府决定重建大观亭,发掘其精华,开发以大观亭为标志的安庆历史文化保胜区,尽而带动对外开放、招商引资和城市建设、旅游事业的新发展,并为安庆人民提供 休憩娱乐的新场所。

七层塔:亦称振风塔,又名万佛塔,古称护国永昌禅寺,耸立于长江之滨,迎江寺内,有“长江塔王”之说,享有“过了安庆不看塔”之誉。始建于明隆庆二年(公元1568年),历时400余载,塔为楼阁式砖石结构,八角七层,整体轮廓呈圆锥体形。底层建有宽大的基座,各层塔心室均为八角形。每层皆有腰檐平座,檐下为双抄华拱,出两跳。塔刹由八角形须弥座、园形覆钵、球状五重相轮和葫芦形宝瓶构成。塔内供阿弥陀佛、弥勒佛和五方佛,塔身嵌有砖雕佛像、历史神话故事雕像1000余尊及碑刻54块。

江臯:江岸,江边地。《楚辞·九歌·湘夫人》:“朝驰余马兮江皋,夕济兮西澨。”《汉书·贾山传》:“地之磽者,虽有善种,不能生焉;江皋河濒,虽有恶种,无不猥大。”

悒悒:忧郁,愁闷。《大戴礼记·曾子制言中》:“故君子无悒悒於贫,无勿勿於贱,无惮惮於不闻。”

尼于贫:接近于贫困。:疑为“尼”字,同“昵”,近,接近;亲近。《尸子》:“不避远尼。”古人为避孔子讳,书写时,将“仲尼”的“尼”字少写最后一笔,称“缺笔”。

辅仁之友:意思是高尚的人凭借文才聚会朋友,凭借朋友辅助仁爱。语出《论语·子路》:“曾子曰:‘君子以文会友,以友辅仁。”

敬自取廉:犹言敬廉崇洁,就是敬重和崇尚廉洁行为的意思。

色为之厉:脸色为此变得严厉。

既悛:已经悔改。悛:quān,悔改。不悔改,称“怙恶不悛”。

不介于怀:犹言“不以介怀”,对不愉快或不满意的事,一点也不放在心上。介于:两者之间,介词用在名词、代词之前,合起来表示地点、时间、方向、方式等;怀:心怀,胸怀。

可嘅:令人感慨。嘅:同“慨”。

群萌:指众民、百姓。萌:通“ 氓 ”。

复是懿德:恢复这美好的品德。复:恢复;是:代词:这;懿德:美德。

施括乾:即施普(1884——1976),字括乾,桐城麒麟镇(今枞阳县)人。施普早年入桐城中学堂,毕业后以优异成绩,公费留学日本,入早稻田大学攻读师范理科。曾用日文写成《代数》一书,署名“师傅”出版。清宣统元年(1909年)回国,历任安庆第一师范学校、西安师范学校、宣城第四师范学校、芜湖第二女子中学、凤阳第五师范学校、寿县女子中学、武昌高级中学、安庆六邑中学、桐城中学、庐江中学、浮山中学等校理化教员30余年,曾任桐城中学校长。民国30年(1941年)以后,年老家居,并开设讲习班,为家乡青年复习功课。



【点评】

   优秀传记,耐读、耐品、耐嚼。先叙作传缘由,点明与传主关系。进而紧扣彼此同窗之谊,以交往中典型事例分别写:“我知子”、“子知我”、“惟我知子,惟子知我”,层层递进。抒写二人:情至深、爱之切。叙事中夹叙夹议,兼以抒情性情境描写,画龙点睛,相得益彰。全篇语言洗练、情感动人,不失为传记之精品佳作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