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51-63358880
153-9516-5008

腾蛟翁序

发布日期:2021-11-15 浏览次数:217

【庐江敦睦堂《王氏宗谱》卷12】 【润方·曹克考点校】


腾蛟翁序


王氏有异人,余婣伯腾蛟翁其最异也。翁本不好异、不作异、不立异,而生平有不忍不异、不敢不异、不自知其大异。孟子曰:“君子所以异于人者,以其存心也。”余安得不因其异而异之?



翁幼失怙恃,早遇坎坷。昆季四人,其三兄皆相继谢世,惟翁与犹子有林仅存。尔时家计萧条,零丁孤苦,不可言状。赖翁茹苦含辛,积铢累寸,视犹林如己出。幼则使之习艺,长则为之完婚。初为之娶马氏,生子俱殀;继为之娶房氏,无出。翁泣然曰:“吾虽无子,不可使先兄无孙也。”于是,上呼吁祖宗,下称贷邻戚。更为之娶韩氏,不数年,孙已林立,绕膝承欢,讵非人有善念,天必从之欤?



而独惜翁德配施孺人,曾举数子,何竟无硕果之存也?倘所谓天道无知,俾伯道无儿耶?然使翁不为有林谋而自为谋,则以娶媳之赀,为买妾之费,安知征兆无兰,宜男无草哉?而翁顾念不到此者,盖上友爱先兄、下慈惠犹子。谓兄子卽已子,兄子有子卽已有孙。此正“存心之异于人,而不忍不异”者也。


然此第亲其亲,请试言其疎者。夫自一木散为万殊,派别支分、年湮代远,渐至昭穆失序、尊卑莫分,有同族而途人相视者,此欧、苏二公所以有宗谱之图也。翁本吾邑旧族,谱牒昭然。迨兵燹之余,图书尽佚,翁独慨然有志倡议续修。



凡本支之失纪者,翁悉忆而数之,曰:“某公配某氏、某公葬某山、某公系某公之子、某公系某公之孙。”子子孙孙、原原本本,毫无遗紊。


有伏生口授《尚书·风》,及考之墓志碑铭,一皆历历不爽。此虽学士文人、敬宗睦族者,未必记忆如是。而翁竟能如是者,非又“存心之异于人,而不敢不异”者乎?且其所以异于人,尤有不自知其异者。


人卽远识达观,第能于显而易见者,逆料其将然;不能于隐而难知者,确指其必然。翁则于人寿之修短、岁运之凶丰,以及死生之说、幽明之故、鬼神之情状,靡不知之,悉言之详,且验之应。而初非精于《风鉴》、通于术数也。盖至诚之道,前知如神。翁之存心一诚,无伪诚之异于人,因而明之异于人欤?


兹值华乘告成,翁不自表其异,余不敢没其异。是以异其所异,序于简端,以著其存心异于人云。


时 光绪五年 岁次已卯 十月之吉

婣姪 邑廪生 朱庭植 拜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