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51-63358880
153-9516-5008

高裔陈绪业先生父子合传

发布日期:2021-10-28 浏览次数:682

【优秀谱文推荐:《六安陈氏宗谱》(三修本)】


高裔陈绪业先生父子合传


予至皋城,尝游忠义祠,客指陈绪业先生之名谓予曰:“子叠过独山①,知此君固以一身易数百人之命者乎?”予愕然曰:“不闻也。”客曰:“咸丰兵燹时,弟年少,又所居远,未能道其详。居邻有陈酉者,时称公之为人也。”

酉之言曰:公长八尺余,少,家贫落魄,然以刚直为里所推许。自戚家桥,迁双庙冲,经营所居渐余财,置田宅矣!性豪侠,喜为人鸣不平,患难必救之。虽力有未能,必竭其才然后己。

酉尝遇仇于道,仇领数人拔白刃逐之,几及矣!适见公,初不相识,公曰:“子何奔走仓皇之甚也?”酉喘急不能措一语,但言姓名,以手后指曰:“来矣!乞相救!”公即挥酉去。前见数人曰:“君等逐陈酉乎?已过独山市远矣!”悉邀至其家,酉以故得脱。自后因徃来日密,联为同宗。

时发逆②纵横,杂以捻匪。公所居近孔道,贼往来如织,焚虏杀掠,原野厌肉、川谷流腥。其大股盘踞源潭湾,比去,余数十人居石佛寺。里人不胜其愤,夜持挺刃掩至,尽歼之。适一人在寺外,信知大股处。隔日来数千人,里中逃避一空。公曰:“君等皆亡,贼至不获一人,终当泄毒于此。我实不与其事,托以他辞,解之其可乎?”

旋,贼搜捕无所获,有仇公者投贼,告公宜知之。贼随至家捕公去。公旣见贼,立骂不为屈。贼初以甘言饵之曰:“若但言杀吾辈者何人?谁为领首?今避何处?吾厚赐若归,不相害也。”

公怒曰:“瘙羯狗③!汝杀人如麻,谁不当杀汝者?顾吾力不逮耳,恨不碎汝尸万段,为天下净妖孽,而又何问之有哉?杀贼者,老子一人,其他何与焉?”贼百计诱之终不言。因以威胁之,砺白刃于其项,公引领相就无所屈,三日乃杀之。

贼退,里人涕泣,执绋舆公尸④,归曰:“吾等首领,皆陈公之赐也。”间一岁,得公仇,争啗之。命其子取心,以酹公墓。

公有子四,皆因乱零落,独次子自全,庐江娶王氏妇⑤,有妇德,能相夫以善。全亦慷慨仗义,有父风。贼初平,有胁从得脱归者,沿途辄掠其衣物,杀之以为快。全独修道旁舍,作粥以哺之。询其里居,量其远近或给川资、送出其境,全活无算。以此好善之名,至今称道弗衰。至于斋孤、包塜诸义举,世或有为之者,予姑举其大焉而己。

酉之言如此,予闻之喟然太息曰:嗟乎!三代下,忠义奋发乃有从容若此者哉?是其“轶贲、育高成荆”⑥矣!今夫国家不幸,值危乱之际,王侯将相或拥众百万,一旦兵败被执,声嘶股栗,屈膝作觫觳⑦态。观于禁、哥舒翰⑧之事,可不为长太息哉!

如绪业公者,使得为天子将兵,以转战沙漠之外,奋其智勇所成就,当未可量。即或効死疆场,而英风亮节亦当埀名竹帛,传诸无穷。顾乃以微贱,故仅博口碑于乡里,一二长老可惜也。

阅数岁,而其孙振春从予游,予观其为人而窃信公之有后也,日勉之。昔于公高门以待封,刘蒙焚簿而获报子⑨,先世多阴德,天其或者有以玉女也。振春勉乎哉!予方有厚望焉。

世愚晚 英山优廪生 金士玉 拜撰



【曹克考点校并点评:文章剪裁适宜,笔法灵活。或直叙,或转述,或补叙,兼以议论、抒情、用典,画龙点睛。更以细节描写,栩栩如生地塑造出一位“豪侠者”形象。文字简练纯净,堪称佳作!】



【注】

①独山:原谱为“中”,误。独山:疑指位于安庆市宿松县陈汉乡的独山。

②发逆:清朝时期对太平天国起义者的蔑称。

③瘙羯狗:骂人语,意为像疯狗一样。

④执绋舆公:用绳床抬着公的尸体。绋:古代出殡时拉棺材用的大绳;

⑤王氏妇:“妇”,原谱为“归”,疑误。

⑥轶贲、育高成荆:(行为)超过孟贲、夏育,高过了成荆。轶:超过;高:高于。贲:指孟贲,周朝时期的著名勇士,战时秦国人,有说是卫国人,也有说是齐国人,是古代著名的武士;育:指夏育;周时著名勇士,卫 人,传说能力举千钧。成荆:亦称“成覸”,亦称“成庆”,春秋齐国的勇士。典出《战国策·聂政传》:“勇哉!气矜之隆。是其轶贲、育而高成荆矣。”

⑦觫觳:害怕得发抖的样子。语出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:“吾不忍其(牛)觳觫,若无罪而就死地。”

⑧于禁、哥舒翰:于禁(?-221年),字文则,泰山郡钜平县(今山东泰安宁阳县磁窑镇西太平村 )人。汉末三国时期曹魏名将。为了维护军法不惜杀掉自己的故友,受到曹操称赞"胜过古代名将"。哥舒翰(699年-757年),复姓哥舒,安西龟兹(今新疆库车县),突骑施族 。唐朝名将,安西副都护哥舒道元之子。文武双全,仗义重诺,成为河西节度使王倕帐下衙将。

⑨刘蒙:宋代,彭城人,仕履未详。典故不详。